场外交易银行卡被冻结不要怕,最全银行账户解冻方法在此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场外交易银行卡被冻结不要怕,最全银行账户解冻方法在此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本文比较完整的介绍了比特币场外交易的主要交易流程,分析了银行卡被冻结的常见原因及方式,为受害人维护合法权利提供了详细的法律依据和账户解冻的实操建议,作者为上海盈科刘磊和陈禹彦。

TL;DR:合法的解决“冻友”被冻结银行账户的方式,主要有向冻结公安机关申诉、向冻结公安机关同一级的检察院申诉、向冻结机关上一级的公安局或同级人民政府进行行政复议。

一、OTC场外交易流程分析

以法币与代币之间的交易为例,一般来说,交易双方通过在微信群“喊单”的方式,或者在提供法币交易的交易所内,如火币、OK 等法币交易区去买卖。一旦买方拍下卖方挂出来的交易单,卖方在交易所内储存的代币即被锁定,买方在10分钟之内需要按照指定的账户汇款到卖方指定的银行账户,卖方确认收款后,交易平台将卖方锁定的代币划转给买方,交易完成。

二、冻结的常见原因及方式分析

由于代币、如BTC、ETH、USTD等数字货币特有的去中心化属性,且注册用户很难确保完全实现实名认证,所以违法犯罪所得的财产,通过购买数字货币来实现洗钱就变得极其方便,毕竟公安刑侦是没有办法冻结数字货币的。

公安刑侦办理以上案件冻结银行账户的基本思路为,以电信诈骗为例:电信诈骗的犯罪分子小K骗取到受害人小A的一笔资金,诈骗犯在收到该笔汇款后立即通过交易所,如火币平台,购买卖方如小B的数字货币来“销赃”,交易完成后,犯罪分子小K即完成了洗钱行为。过一段时间(大部分受害人几天之内就会发现自己受骗了)受害人小A发现上当受骗,立即报警,当地警方立案后,立即通知“反电信诈骗网络中心”冻结小A资金流向的所有账户,于是小K、小B的账户都被冻结了。由于,小K交易的目的就是为了洗钱,所以一个账户洗钱结束立即销毁,账户无其他资金进入,那么卖数字货币的小B的账户就会遭到冻结,成为另一个受害人,通常小B的账户不仅仅只有这一笔卖币的收款,一般都会有平时生活中存储的其他资金。但是,公安刑侦不会仅冻结涉案资金,而是全部冻结,包括通过该银行账户购买的基金、股票、理财产品也无法正常变现取出。

以上是最简单的只涉及一层转移的冻结,实践中更复杂的是,小K因为不懂“币圈”,找到专门协助销赃的帮助犯小C去交易所买币洗钱,小C因为在平台交易次数过多,导致卖方冻结次数过多,平台大部分用户识别出来小C的钱有问题,而不与他交易。小C于是找到了手法高超的小D通过多张银行账户来转移资金,虚构交易行为,因为通常离诈骗犯罪分子的账户距离越远,冻结的概率越低。然后小D再去交易平台与卖方,比如小F交易。而小F在收到赃款后,又在交易平台作为买方进行“低买高卖”,该笔涉案资金可能到了七八手、甚至十几手最终停留在小X、小Y、小Z的账户。于是受害人报警了,从小K到小C一直到小X、小Y、小Z的账户全部被冻结。

三、冻结行为是否“合理、合法”?

以上分析可知:假设受害人小A被骗了30万,涉案资金在小X、小Y、小Z账户上分别停留了10万,但是小X、小Y、小Z的账户上各自原有100万干净的自有资金。所以,小X、小Y、小Z因为收到10万涉案资金,各自被冻结了无关的100万资金,你说冤不冤?

首先,如果,你是办案警方,为了防止受害人财产的流失,接到受害人报警你会怎么办?以上分析可知,小C,小D的行为通常构成诈骗犯罪的帮助犯,冻结他们的银行账户,合情合理。同时,小D虚构交易,通过多张银行账户来转移资金,如果冻结了其他的参与转移的账户,那也会合情合理,参与转移资金的行为也属于诈骗犯罪的帮助犯。

其次,在如“火币”这种交易平台上进行数字货币买卖的行为,不是混过币圈的专业人士,根本不知道你这是在干啥?警方很难弄清楚法币与代币的交易流程,代币的市场价值、是否完成支付、以及是否构成合法的交易行为。毕竟,我们国家明面上的政策文件对数字货币持相对保守的态度。所以,警方把你在平台上卖币的正常交易行为当做诈骗犯洗钱的帮助犯也是及其正常的。要不然,一些小地方的县公安局怎么敢接二连三地把维权的数字货币卖方当做犯罪嫌疑人拘起来呢?

最后,之于传统的线下交易,数字货币在交易所平台上的交易最大的一个弊端是没有书面合同(包括纸质书面合同、电子书面合同)来保障数字货币交易行为。数字货币交易通常都是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一笔的交易,这么大额的交易行为,如果是买车、买房肯定是要签书面合同的。

合同的主要作用之一在于合同的效力。合同效力指为了实现合同的内容,法律上可以认定的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以及为此可采用的法律措施。在当事人之间,首先是权利义务关系,其次是权利义务非正常展开时的法律后果问题。

关于数字货币交易,如果买卖双方之间有“买卖合同”,合同中约定了买卖价格、支付方式、违约责任等条款,警方看到合同就知道我们买卖标的是什么,如果买卖标的不违法,那么买卖价格是否属于正常市场行情价格,如果属于正常的市场价格,再看支付是否完成,是否确实按照合同约定的价格交付了数字货币。如果这一切都符合合同约定,且不违反法律,则交易行为完全合法有效。

如果警方仍然觉得数字货币卖方有嫌疑,就需要提供新的证据来证明买卖交易可能是虚假交易,否则警方对数字货币卖方银行收款账户冻结的行为就有滥用职权的可能性。

通常来说,买卖交易的过程中,卖方没有对买方的资金进行审查的义务,比如,我们去超市购物,售货员绝不会要求你证明一下用以购买商品的金钱是否属于合法取得。只要卖方对非法交易资金的来源不知情,且付出了同等价位的商品,实践中即为合法的交易行为,通常公安都不会冻结,否则人们都不敢做生意、商品经济社会都无法进行下去。涉及大宗交易金额的买卖行为,如果有合同的存在,起码证明了买卖双方对交易行为是达成了一致的约定,梳理了整个交易流程,极有力地保存了相关证据来证明交易行为的合法性。

数字货币的交易行为,如果有合同进行约定,买卖双方签字生效,再有法院的判决书支持数字货币买卖的判例

同时让交易平台证明冻结日期数字货币市场的交易价格来证明交易符合“等价交换”,那么公安基本就没有理由来冻结卖方账户了。

四、如何维护我们的合法权利?

公安机关冻结存款的法律依据有哪些、有没有对公安冻结措施进行限制的规定?以及被无关冻结了,受害人如何救济?

(1)公安机关冻结存款的法律依据

1、《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

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查询、冻结犯罪嫌疑人的存款、汇款、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财产。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配合。

2、《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五十四条规定:

发现犯罪嫌疑人将经济犯罪违法所得和其他涉案财物用于清偿债务、转让或者设定其他权利负担,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查封、扣押、冻结:

(一)他人明知是经济犯罪违法所得和其他涉案财物而接受的;

(二)他人无偿或者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取得上述财物的;

(三)他人通过非法债务清偿或者违法犯罪活动取得上述财物的;

(四)他人通过其他恶意方式取得上述财物的。

(2)公安机关采取冻结措施受到的相关限制规定:

1、《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2012修订)》第二百三十六条:

冻结存款、汇款等财产的期限为六个月。冻结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证券的期限为二年。有特殊原因需要延长期限的,公安机关应当在冻结期限届满前办理继续冻结手续。每次续冻存款、汇款等财产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六个月;每次续冻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证券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二年。继续冻结的,应当按照本规定第二百三十三条的规定重新办理冻结手续。逾期不办理继续冻结手续的,视为自动解除冻结。

2、《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的通知》第十八条第二款、第四十六条、第四十九条:

公安机关立案后,应当采取调查性侦查措施,但是一般不得采取限制人身、财产权利的强制性措施。确有必要采取的,必须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严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或者拘留、逮捕犯罪嫌疑人。

查封、扣押、冻结以及处置涉案财物,应当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进行。除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另有规定以外,公安机关不得在诉讼程序终结之前处置涉案财物。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其他涉案财产与合法财产,严格区分企业法人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严格区分犯罪嫌疑人个人财产与家庭成员财产,不得超权限、超范围、超数额、超时限查封、扣押、冻结,并注意保护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

已被依法查封、冻结的涉案财物,公安机关不得重复查封、冻结,但是可以轮候查封、冻结。

3、《**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的通知》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款:

规范涉案财物查封、扣押、冻结程序。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严禁在立案之前查封、扣押、冻结财物。不得查封、扣押、冻结与案件无关的财物。凡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都应当及时进行审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以解除、退还,并通知有关当事人。

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决定撤销案件或者终止侦查、人民检察院决定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人民法院作出无罪判决的,涉案财物除依法另行处理外,应当解除查封、扣押、冻结措施,需要返还当事人的应当及时返还。

(3)如果公安机关不按照以上程序来严格规范自己的冻结措施,造成了对无关人员的冻结,如何救济?救济的法律依据有哪些?

1、《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2012修订)》第一百九十一条:

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利害关系人对于公安机关及其侦查人员有下列行为之一的,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

(一) 采取强制措施法定期限届满,不予以释放、解除或者变更的;

(二) 应当退还取保候审保证金不退还的;

(三) 对与案件无关的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

(四) 应当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不解除的;

(五) 贪污、挪用、私分、调换、违反规定使用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的。

受理申诉或者控告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进行调查核实,并在收到申诉、控告之日起三十日以内作出处理决定,书面回复申诉人、控告人。发现公安机关及其侦查人员有上述行为之一的,应当立即纠正。

2、《**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的通知》第十三条:

完善权利救济机制。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应当建立有效的权利救济机制,对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异议、复议、申诉、投诉或者举报的,应当依法及时受理并反馈处理结果。

五、公安机关冻卡的时间有多长?1、三日之内

根据《**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的通知》第二条第一款、第三款:

规范涉案财物查封、扣押、冻结程序。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严禁在立案之前查封、扣押、冻结财物。不得查封、扣押、冻结与案件无关的财物。凡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都应当及时进行审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以解除、退还,并通知有关当事人。

如果公安机关为了防止犯罪嫌人将赃款转移,将赃款流经的所有账户冻结后,经过审查发现,存在犯罪嫌疑人已落网如数供述犯罪的情形,或者确实证明被冻卡的“冻友”跟涉嫌的刑事犯罪毫无关联,负责任的公安机关会在法律规定的3日内将“冻友”的银行账户解冻。

2、六个月

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2012修订)》第二百三十六条:

冻结存款、汇款等财产的期限为六个月。冻结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证券的期限为二年。有特殊原因需要延长期限的,公安机关应当在冻结期限届满前办理继续冻结手续。每次续冻存款、汇款等财产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六个月;每次续冻债券、股票、基金份额等证券的期限最长不得超过二年。继续冻结的,应当按照本规定第二百三十三条的规定重新办理冻结手续。逾期不办理继续冻结手续的,视为自动解除冻结。

所以,冻结期限六个月到期解冻的原因主要体现在:1、冻结的6个月以内,公安刑侦经侦查发现,已排除对“冻友”涉案的怀疑;2、6个月以后,因其他原因没有办理继续冻结的手续。

3、到期续冻,不确定期限

本律师办理的“币圈”银行卡冻结案件中,冻结时间最长的已经超过四年,从2015年初冻结至今。该类案件冻结时间持续长久的主要情形体现在:1、“冻友”卖币收到的赃款涉嫌的犯罪长期不能被侦破,嫌疑人不能到案,导致很难排除对“冻友”转移赃款的嫌疑;2、办理该起案件的刑警已经调离该岗位,不再负责该起案件,后来接手的刑警在案子没有到达审判阶段,经法院生效判决文书证明“冻友”与本案无关,一般不愿意主动研究该案中“冻友”的嫌疑程度,更不愿意承担一定的责任,去尝试为冻友解冻。所以,从这个角度看,解冻一定要趁早!

六、实操中,冻友如何将账户解冻?1、等三天,看一看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如果负责任的公安刑侦经查明,排除对“冻友”涉嫌转移赃款的嫌疑,将“冻友”归类为无关人员,则按照法律规定,在三日内予以解冻;

2、过了三日,仍没有解冻,去银行获取冻结机关的详细信息。

三日过后,冻友经尝试转账仍然无法正常转账的,则证明仍处于冻结中(这里吐槽一点:按照规定,公安冻结账户需要对冻友进行通知的,而实务中,很多冻友被冻结了一个多月都不知道,因为公安不通知,银行也不提示,非常不负责任!)。这时候,冻友直接去冻结账户所属的开户银行网点,带着本人的身份证,去银行柜台,跟工作人员说明被冻的情形,让银行工作人员告知冻结的公安机关是哪个单位?冻结的文书编号。通常情形,银行工作人员会给到“冻友”详细的纸质“冻结信息”,但也确实有不少刁钻的银行工作人员不告知“冻友”任何信息。这时候很多冻友就吃了哑巴亏,不知所措的等待或者多方打听。这里需要告知“冻友”的小经验是,冻友只需要跟银行官方客服进行投诉,告知投诉部门自己需要获取冻结机关信息去处理冻结银行卡的事情,否则自己账户长期处于冻结状态,而救济无门,不合理也不合法。

3、向公安证明自己不涉嫌转移赃款,即“自证清白”

公安机关如要对“冻友”银行账户采取冻结措施主要有两个理由:其一,为了固定侦查犯罪的证据,了解账户相关信息;其二,“冻友”有涉嫌“转移赃款”的嫌疑,即有收到赃款所涉嫌的刑事犯罪的帮助犯嫌疑。理论上来说,冻结时间超过三日的,“冻友”即是被公安认定为犯罪嫌疑人,有转移赃款的嫌疑。但是,尴尬的地方在于,一般在侦查刑事犯罪的过程中,公安机关对犯罪嫌疑人一般会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等强制措施,但是,在公安那里具有涉案嫌疑的“冻友”却不受公安待见,大部分“冻友”主动找公安都找不到。当然,也确实有“冻友”主动找公安,或者公安让“冻友”过去录笔录时,公安将“冻友”进行拘留,即所谓“送到嘴里的肥肉,可不敢让你跑了”。但是,这毕竟是少数。

4、“冻友”如何向公安“自证清白”?

关于“自证清白”围绕这几个点:

(1)比特币买卖交易是合法的交易。

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的“王铁亮与北京多智众传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大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17)京0108民初12967号中,“法院认为:从我国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可见,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但并无法律法规明确禁止当事人进行比特币的投资和交易,而是提醒各部门加强对社会公众投资风险的提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比特币交易的自由,但需理性投资;提供比特币登记、交易等服务的互联网站应当在电信管理机构备案。”

不仅仅在该判例中,法院支持了比特币买卖交易合的法性,目前越来越多的法院已经形成了共识,对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买卖的合法性进行了支持。

(2)“冻友”对于因为“卖币”收到的赃款所涉嫌的犯罪不知情

通常,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如“火币”、“OK”等交易平台,进行法币与代币的交易时,买卖双方都是遍布全国各地的网友,即缺乏认识的可能性。很多“冻友”甚至与支付赃款的“买币方”仅存在一笔交易,足以说明缺乏转移赃款的可能;

(3)“冻友”之于“卖币”收到的赃款付出了同等价位的“数字货币”

民法上讲究“善意取得”,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某个人(小王)将不属于他的电脑卖给了你,只要你对这个电脑不属于小王这个事情不知情,而且电脑已经交付给你了,你因为买这个电脑,付给了小王该物品在市场上的正常价格,那么即使这个电脑不属于小王,电脑的原主人也不可以向你主张要回电脑,电脑即属于你。当然有一些例外情况这里不讨论。

这里举“民法”的例子在于,如果公安认为收到赃款的人没有权限去使用赃款,那么可否类推适用“善意取得“制度,当然本律师是知道善意取得以无权处分动产或不动产为前提的”,而货币适用“占有即所有”,强行使用似乎“牛唇不对马嘴”。但本律师认为:民法对善意的购买方进行了强保护,而刑法上的该情形,善意的“币友”在支付同等价位的数字货币后,更应该强保护。

更为重要的是,在任何一个国家,买卖交易的过程中,卖方没有对买方的资金进行审查的义务,比如,我们去超市购物,售货员绝不会要求你证明一下用来买东西的金钱是否属于合法取得。只要卖方对非法交易资金的来源不知情,且付出了同等价位的商品,实践中即为合法的交易行为,否则因为收到了赃款就被公安冻结收款银行账户,人们都不敢做生意、商品经济社会都无法进行下去。

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他人善意取得诈骗财物的,不予追缴。民法上善意取得中的“善意”,以及这里的“善意”,即代表对赃款所涉嫌的犯罪不知情,在民法上,如果要证明你是知情的,这个证明责任是由原告来主张你是知情的。本律师认为,如果公安机关认为“冻友”不是“善意取得诈骗财物”的,这个证明责任应当在公安局,即公安局应当证明“冻友”对其收到的涉案资金所涉嫌的刑事犯罪是知情的。试想,如果一个人对犯罪行为是知情的,为犯罪嫌疑人的违法所得进行销赃,那么为何还会因为收到了赃款去支付了同等价位的数字货币呢?而且数字货币所具有的去中心化的属性,支付之后也取不回来了。

前文中介绍过,“冻友”被公安冻卡后,如果公安联系“冻友”,或者“冻友”通过发卡行了解冻到结机关后主动联系公安,则“冻友”去公安刑侦录笔录或者通过电话了解的方式,在提供被冻结的银行账户流水,以及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交易记录后,刑侦认为“冻友”并不涉及其收到的赃款所涉嫌的犯罪,则在三个工作日内会将账户解冻,但这种情况目前不多。如果提交了银行流水和平台交易记录,刑侦还是不能免除对“冻友”涉嫌“转移赃款”以及其他犯罪的嫌疑时,“冻友”应当如何处理?

七、决定解冻账户难度的主要因素(1)“洗钱”犯罪的赃款流入“冻友”账户的流通次数

一般来说,犯罪分子选择通过在交易平台上购买数字货币销赃时,犯罪分子取得该笔赃款所涉嫌的犯罪并未立案,从犯罪分子购买数字货币到该笔赃款所涉嫌的犯罪被公安刑侦立案,这段时间内,该笔赃款会怎样流转,流转多少次,是无法判断出来的,毕竟每个案子的情况都不一样。

如果该笔赃款恰恰流通到“冻友”的账户,东窗事发,赃款所涉嫌的刑事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后,公安立即冻结赃款流过的所有银行账户。然而,在所有流转过赃款的账户中,距离犯罪分子销赃账户的距离越近,被公安刑侦怀疑涉嫌销赃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解冻的难度就越大。此外,如果距离犯罪分子销赃账户越近,且涉案资金仍停留在“冻友”自己账户中,即出现“一手黑、二手黑”的情形,刑侦会非常重视,一般不会轻易的为“冻友”主动解冻银行账户。

(2)“洗钱”犯罪所涉嫌的犯罪类别

据本律师了解,目前通过数字货币来洗钱的的涉案资金一般来自于犯罪分子的“诈骗资金”、“传销资金”、“非法经营所获得资金”等居多,因为该类犯罪涉及到具体的“受害人”,一旦受害人报案,刑侦为了最大可能防止犯罪分子转移赃款,会选择冻结“受害人”资金流转的所有账户。

如果涉案赃款所涉嫌的刑事犯罪属于电信诈骗,集团诈骗,犯罪分子不在我国境内,则公安侦办的难度非常大,犯罪嫌疑人很难被抓捕归案,所以,因此类案件被冻结的银行账户,解冻的难度不言而喻,尤其是靠近赃款源头的数字货币卖方。同样,还有涉及跨国集团洗钱的重大刑事犯罪,一旦这种案件的赃款流入“冻友”的账户,为慎重对待该类案件,公安刑侦一般不会轻易排除冻友的嫌疑,将“冻友”的银行账户予以解冻。

(3)“洗钱”所涉嫌的刑事犯罪在立案后所处的办理阶段

随着我国公安打击诈骗和传销犯罪的手段和力度的不断加强,该类犯罪被侦破的概率也大为提高,除部分犯罪分子长期逃匿于海外,大部分境内的诈骗犯和传销犯罪分子大概率会被公安抓捕归案。一旦犯罪分子归案后,公安机关首先进行侦查行为,收集犯罪证据;侦查终结后,公安认为犯罪嫌疑人有犯罪的重大嫌疑,会将案件移送到检察院审查,经检察院审查发现,犯罪嫌疑人确有犯罪的重大嫌疑,在充分排除可能造成冤假错案或者不构成起诉条件的情形下,检察院再将案件起诉到法院审判,让法官具体审判。

所以,“冻友”面临收受赃款所涉嫌的犯罪处于以上三个阶段(公安侦查、检察院审查、法院审判)时,“冻友”在哪个阶段最容易排除自己涉案的嫌疑,让相关办案部门解冻自己的冻结账户?

本律师认为:在公安侦查阶段和法院审判阶段较为容易排除“冻友”的涉案嫌疑,“冻友”银行账户解冻的可能性较高。原因在于:公安在侦查阶段会充分了解赃款所涉嫌的刑事犯罪详情,对“冻友”的交易情形较为了解,如果公安认为冻友不涉嫌刑事犯罪,完全有权限排除对冻友的怀疑,将冻友的账户予以解冻。

但是,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办案检察官一般只会审查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构成犯罪的证据是否充分,一旦充分,满足起诉条件,则移交法院来处理,对其中的与本案无关的第三人账户冻结的情形则具体看下个阶段法院的判决。除非检察院决定不起诉的案件,检察院应当同时对侦查中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解除查封、扣押、冻结,但是实务中赃款所涉嫌的刑事案件被检察院不予起诉的概率极低。而在法院审判阶段,法院会对案件进行详细的审查,对涉案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审判,对公安机关冻结的与案件无关的第三人财物进行处理。《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三款:“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应当对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及其孳息作出处理。”

(4)“冻友”能否证明被冻结账户的资金来源及合法性

一般来说,公安冻结“冻友”的银行账户,基本会存在一个超额冻结的问题,即是说,不仅仅冻结涉案资金,公安会将涉案资金流入“冻友”的银行账户所有资金予以冻结。新进入“币圈”的“冻友”很容易证明其银行卡内除涉案资金之外的资金来源,及合法性问题,以及用于购买数字货币的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问题。但是,经常在“币圈”进行交易的“冻友”,甚至OTC平台的商家,其资金来源复杂,大部分的收益来自买卖数字货币的收益,这让公安不敢轻易对其解除合理的怀疑,从而增加解冻的难度。曾经有冻友做OTC商家在咨询我的过程中告知,其名下被冻结了 几十张银行卡,试问公安局刑侦让其证明其用于买卖数字货币的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问题,这有多难?

八、“冻友”可否自证清白?

根据我国刑法及刑事诉讼法理论,公安在侦查过程中,应当有充分的证据或者足够有力的怀疑,才能对相关涉案人员的银行账户采取冻结的措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第十八条第二款:“公安机关立案后,应当采取调查性侦查措施,但是一般不得采取限制人身、财产权利的强制性措施。确有必要采取的,必须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严禁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或者拘留、逮捕犯罪嫌疑人。”

但是,在实务中,很多公安并没有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慎重对待对币圈“冻友”的冻结行为。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犯罪分子通过数字货币来销赃与传统的犯罪分子销赃的手法过于相似,且公安一般不太清楚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例如,在五年前,电信诈骗的犯罪分子通过电话骗取到受害人的一笔钱,通常是利用一些假身份持有的银行账户分为多笔转入不同的账户,最后在不同的ATM机将其取出。而如今的犯罪分子利用数字货币来销赃,更加方便也更加安全。

如果公安不主动认真审查“冻友”是否涉嫌“洗钱”犯罪,“冻友”则可以主动找到公安去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如何证明?第一:在交易网站交易时,买卖双方都需要进行实名认证,“冻友”作为数字货币的卖方,理应知道买方的信息;如果买卖双方的居所不在同一个地区,且排除买卖双方在生活中认识的可能,如果再次证明双方只存在单笔或不多的交易次数,则间接减少了“冻友”参与销赃的嫌疑;在这个环节中,必要时申请公安出具调查令向交易所调取买方的详细交易信息及注册信息;第二,因为收到赃款,“冻友”支付了同等价位的“数字货币”,两者属于等价交换,这个“冻友”也可以与交易网站客服沟通,尝试让其出示相应的交易证明。

九、与“冻友”维权相关的其他问题

(1)犯罪分子除了直接洗钱,还有更新的手法

本律师了解到,目前很多诈骗犯通过“三角诈骗”的方式,将币圈“冻友”坑害不浅,其是通过电信诈骗的方式,以培训班、理财、保健品等的“由头”来骗受害人,一旦受害人上当受骗,准备给犯罪分子打款的时候,犯罪分子立即将在数字货币交易网站下单购买数字货币,然后指示受害人向数字货币的卖方进行打款支付。最终是受害人将被骗的金钱支付到数字货币卖方的账户,而卖方将数字货币支付给了犯罪分子。这种三角诈骗的方式,让数字货币的卖方直接收到了赃款,其很难证明其与受害人之间不存在诈骗行为。遇到这种情形需要极其谨慎,关于遇到此类问题应当如何处理,本律师建议:其一,数字货币卖方在交易时应当认真核实支付账户的信息与买方在交易网站上的注册信息是否一致,如果不一致,就撤销此次交易;其二,如果已经交易了,“冻友”成为“一手黑”的情形,此时“冻友”也是受害人,可以向当地的公安机关报警,让警方详细了解诈骗的情形。

(2)可否通过“行政诉讼”来倒逼公安慎重对待对“冻卡”问题

本律师检索了所有相关的判决书发现,希望通过行政诉讼来解决此类争议,几乎是行不通,最终的结果都是法院驳回原告起诉。

其根本原因在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 受案范围:第一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具有国家行政职权的机关和组织及其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不服,依法提起诉讼的,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下列行为不服提起诉讼的,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二) 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刑事诉讼法明确公安机关为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进行冻结措施,所以,公安机关侦查刑事犯罪,对“冻友”的银行账户进行冻结的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的管辖范围。

例如:在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邱毛贵与肖梅芳、湖州市公安局湖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公安行政强制二审行政判决书”行政裁定书(2014)苏中行终字第0051号中:原审法院认为,作为行政诉讼的原告,必须具备的条件之一是认为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且与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也就是说只有认为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才能提起行政诉讼。湖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九条的规定实施的查封行为属于公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九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认为公安机关及其侦查人员对与案件无关的财物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有权向该机关申诉或者控告。现邱毛贵、肖梅芳要求对本案所涉的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向湖州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主张权利,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综上,邱毛贵、肖梅芳起诉的行为不是法律上规定的具体行政行为。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第(一)项、第(四)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第(二)项、第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裁定驳回邱毛贵、肖梅芳的起诉。

本律师认为:合法的解决“冻友”被冻结银行账户的方式,主要有向冻结公安机关申诉、向冻结公安机关同一级的检察院申诉、向冻结机关上一级的公安局或同级人民政府进行行政复议。

揭开500亿“区块链”骗局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揭开500亿“区块链”骗局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打着“币圈第一大资金盘”的幌子,利用区块链技术、以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进行网络传销。短短一年时间,发展会员200余万人,层级关系高达3000余层,涉案金额500多亿元……

江苏省盐城经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这起披着“区块链”外衣的网络传销案,9月22日有了一审结果:法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陈某、丁某、彭某等16名被告人二年至十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涉案赃物、赃款及孳息、犯罪工具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据记者了解,这是国内首起利用区块链技术、以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的特大跨国网络传销犯罪案。

传销老套路,穿上区块链新“马甲”

2019年初,盐城市公安局在日常网络巡查中发现一个名为“PlusToken”的平台疑似搞网络传销,随即成立专案组。

警方查明:自2018年5月至2019年6月,陈某、丁某、彭某等人架设搭建“PlusToken”平台,发展会员200余万人。除境内会员外,还有不少境外会员,层级关系高达3000余层。在一年时间里,这个平台吸收会员比特币、以太坊币等数字货币948万余个,按当时市场行情计算,折合人民币总值500多亿元。其中大部分数字货币被用于发放会员“拉人头”奖励,还有部分被变现用于陈某、丁某、彭某等人日常开销和个人挥霍。

“PlusToken”平台为什么能吸收这么多会员?该案承办检察官、盐城经开区检察院第二检察部负责人徐玉洁介绍,该平台以“区块链”技术为噱头、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打着提供数字货币增值服务的幌子,承诺高额返利,吸引不明真相的群众参与。

陈某等人将平台包装成跨国企业;而彭某有传销犯罪前科,传销推广经验丰富;丁某在区块链领域“有身份、有资源”,熟悉区块链技术。

陈某、丁某规定:会员必须由上线推荐,并购买至少500美元的比特币、以太坊币等主流数字货币,再以数字货币入会,即可每月获得6%至18%的收益,即静态收益。

会员推广会员还能获得动态收益。动态收益又分为直接链接收益和间接链接收益两种,直接链接收益即第一层级下线每个账户静态收益的100%;间接链接收益是第二层级至第十层级下线每个账户的静态收益的10%。

为了鼓励会员发展更多下线,“PlusToken”平台推出“高管佣金”奖励模式。根据发展下线数量和投入资金数量,将成员分为会员、大户、大咖、大神、创世等五个等级,并按照等级高低叠加下线静态收益作为奖励和返利。

该平台自创“Plus币”作为会员收益的结算方式。“Plus币”没有任何价值,其发行数量、价格、涨跌都由陈某掌控。会员赚取的“Plus币”可以卖给下线,也可以通过平台变现成为主流数字货币,但兑现需要后台人工审核。

“PlusToken”平台的静态、动态奖金制度设置与以往传销平台类似,只是加入了区块链、数字货币概念,没有任何实体经营活动,都是依靠包装,不断发展下线维系平台运转,其实质仍是“宠氏骗局”。

引导侦查,追踪450个比特币

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盐城经开区检察院成立专案组,及时介入,引导侦查。

不同于以往办理过的网络传销案件,“PlusToken”平台收取会员的“门槛费”均为主流数字货币,数字货币与人民币流转方式截然不同,不存在交易账号和交易流水,参与人员是谁、在其中起什么作用?涉案资金流向何处?承办检察官围绕证据要害、涉案金额审计等重点问题提出了10余条补充侦查意见。

众多涉案者如何区分行为性质?承办检察官紧扣“传销”本质,对涉案人员在组织架构中的作用、发展层级数量、涉案金额等方面,将其分为发起策划者、对组织建立扩大起关键作用的人员两个层次,分别按照该角色在“PlusToken”平台中具体所起的作用,严格按照司法解释规定,从严认定组织者、领导者。检察机关引导公安机关通过技侦手段锁定境外服务器,固定电子证据,再结合相关证人口供形成了有效证据链,充分证明发起人陈某、“军师”丁某、“运营”彭某等人在传销组织中起到的组织、领导作用,尤其是用证据将一直自称只是一名普通会员的丁某锁定为主犯,他在传销组织中打着区块链幌子、雇用外国人做“傀儡”、伪造海外背景等,起到了“军师”的作用。

如何查清资金流向?承办检察官根据犯罪嫌疑人口供和公安机关提供的审计报告,再结合鉴定报告,逐一核查涉案数字货币去向。在这一过程中,承办检察官发现有450个比特币不知去向。而这450个币的原始持有者——陆某某始终辩称“助记词忘记了,无法找回”。经过全面梳理陆某某、陈某某、刘某等人口供,发现450个币的最终去向均指向了一个人——陆某某的弟弟陆某龙。

陆某龙在币圈有一定知名度,曾是“币知财经”的创始人。由丁某推荐加入,负责平台推广、对外宣传。按照2019年6月市值来算,这450个比特币合计人民币4000余万元。

承办检察官分析,陆某龙姐弟“玩转”币圈多年,深谙币圈之道,加之价值之大,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遂引导公安机关以陆某龙为中心,辐射其周边人,对他们的通讯设备以及钱包账户地址进行实时监控。

后经多次审查,成功追回200多个比特币和10万多个柚子币(由其转移的249个比特币兑换而成),合计价值人民币近3000万元(行情变化)。

面对翻供,公诉人从容应对

由于涉案人员多、金额大,证人证言纵横交叉,为了实现精准打击,盐城经开区检察院积极联合上级院、公安、法院进一步统一执法尺度,凝聚办案共识;同时,在庭前围绕案件定性和主从犯地位区分两个方面,形成3万余字的出庭预案材料,准备了60多项应对意见。

今年7月2日,该案开庭审理,3名公诉人出庭,而辩护律师有14名。

庭上,丁某面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全盘翻供:“我对指控我策划品牌有异议。陈某只是跟我咨询App信息,没有告诉我层级模式,我不知道这是传销。”

公诉人结合案件事实,运用精心设计的讯问提纲,与丁某当庭质证:“你账号下面的336个会员是谁发展的?这336个账号就没有一个人投钱吗?”“我不知道。”

公诉人继续问道:“郑某、王某虎、陆某龙他们在平台里具体分工是什么?”“郑某负责平台维护、技术开发,王某虎后来接替郑某做技术开发,陆某龙负责推广Plus。”“ 他们是怎么加入的?”“ 是我介绍给陈某的。”

……

公诉人又出示了丁某与陈某的微信聊天记录,证实“PlusToken”平台名称、组织架构、奖励机制、运营机制等关乎发展的关键部分均由丁某和陈某商议策划。

丁某仍坚持辩称“我只是普通成员”,但随着庭审的推进,他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犯罪事实暴露无遗。

公诉人对丁某和另外4名翻供的被告人的量刑建议刑期,均被法院采纳。丁某最终被判处八年零八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400万元。

来源:检察日报

ahr999:囤币窗口关闭了,还没有囤够怎么办?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ahr999:囤币窗口关闭了,还没有囤够怎么办?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原文)人生总有遗憾,要懂得知足。

有老铁问:囤币窗口关闭了,还没有囤够怎么办?还能不能继续囤?

我的建议是:如果过去两年坚持囤了,尽力了,接下来可以轻松一点。囤或者不囤,其实意义不大了。

我经历了两个囤币周期,这个周期囤的币只有上个周期囤的10%,而这个周期我却花费了几倍的法币。老实说,回过头来看,这个周期哪怕我1个币不囤,其实也不太影响我的总币量。

这也是为什么我总是说,我们第一个周期能够囤的币,大概会等于我们这辈子能囤的币。囤比特币就是要赶早。少壮不囤币,老大徒伤悲。不是一句玩笑话,是残酷的事实。

现在这个周期的窗口已经关闭,如果我们在这个周期尽力了,那就不要纠结于是否继续囤了,因为囤与不囤,差别真的不大。不过,执意要继续囤当然也是可以的。

但是,我建议大家,放轻松,可以不用囤了,拿住手上已经有的币,比继续囤重要得多。再继续囤,大概率也就像我一样,多个10%,没啥影响。比特币也不是生活的全部,有多余的闲钱我们也可以去改善生活。

实在是闲钱多,也可以攒一攒法币,为什么呢?因为比特币的价格走势,总是会出人意料。万一跑出来一个抄底机会,我们也需要手上有法币才能把握得住。

最后,不要贪心,认命有时候也是好事。我见过太多人因为想提升自己的币量,而去搞杠杆、期货、山寨,最终的结果却恰好相反,手上的币越赌越少,越少就越赌,恶性循环,最终归零。

要知道99.9%的人根本就没有比特币,哪怕我们只拥有0.1BTC,也已经是千里挑一了。学会知足。如果说,实在不甘心想做点什么。那就专注于提升赚法币的能力,这件事其实比囤比特币还要重要。

最后的最后,我建议大家做一个正派的人。一旦大牛市开启,会有很多新人进来,那个时候忽悠他们比较容易,利用信息不对称割韭菜也相对轻松。我希望每一个囤币党都有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有所为有所不为。

爆料!币圈女骗子黎晓愉横行朋友圈大肆骗钱,受骗人数之多令人发指!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爆料!币圈女骗子黎晓愉横行朋友圈大肆骗钱,受骗人数之多令人发指!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来自:世链财经

欠钱不还,骗钱不断,项目涉嫌欺诈,这位币圈女骗子的行为实属辣眼睛! …

【世链财经原创】

区块链行业和加密货币领域都是公认的极有发展前景的朝阳产业。这其中自然有众多有识之士,业界精英发奋努力,助力整个行业的生态发展。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行业败类苟混于其中,打着“炒币”的旗号做一些损人利己的坏事。就像一颗老鼠屎一样,坏了整锅好汤。

3月28日,世链财经接到多名网友爆料:在币圈,一个名叫黎晓愉的女子在朋友圈招摇撞骗,以各种理由向微信朋友借钱,但到期后就找各种理由推脱,甚至玩起了消失,拒不还钱。

由于黎晓愉本人最近更换了微信昵称和头像,导致部分被骗人不清楚黎晓愉的微信是哪一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黎晓愉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都在从事与币圈相关的工作,甚至还发了一个EDP项目专割熟人。

很多人也正是因此放松了警惕,从而导致上当受骗。

接到爆料后,世链财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怀疑黎晓愉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诈骗行为。于是当即发朋友圈,寻找曾被黎晓愉骗钱的受害者,从而帮助大家共同维权。

事态果然十分严重。仅仅一个下午,世链财经所组建的“黎晓愉维权群”人数已经增至123人。

为了帮助被骗的朋友讨回欠款,也为了给更多人敲响警钟,免于受骗,世链财经为大家揭露这位币圈女骗子的无耻行径。

黎晓愉第一宗罪:朋友圈广撒网式行骗,名为借钱,实为行骗。

据了解,进入维权群的绝大部分人都被黎晓愉以各种理由借过钱。借钱的缘由无奇不有,说黎晓愉本人就是“为了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典型代表丝毫不夸张。

有时候是“提现还没到”,有时候是“你的钱总能让我回本”。

借钱的金额也不等。有时候可以一次借去大几万,有时候可能只要一两千。在借钱这件事情上,黎晓愉是名副其实的“多多都不嫌多,多少都不嫌少”。

常在币圈混,总有资金一时周转不开的情况发生,朋友之间进行拆借,彼此扶持共渡难关也是常有的事情。但黎晓愉借钱却摆明是“两幅面孔”。借的时候态度良好,嘴比蜜甜。可一到还钱的时候,就开始无限推脱。

有时候大玩失踪,不回消息。

更过分的是,借完之后直接将对方删除,说是无耻至极也丝毫不过分。

接下来,让我们欣赏一出黎晓愉寻找各种理由,推脱不还钱的完整戏码。

总结一下,面对对方追讨欠款,黎晓愉先是信誓旦旦的表示“稍等,马上转”,紧接着推搪说自己“到了限额,转不过去”,甚至还倒打一耙,说是“别人造谣,口水能淹死人”,后来就索性不回复,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这个心理素质也是够让人服气了。

看到这里,想必很多小伙伴已经气不打一出来了。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尤其是借款人本身还有了经济压力,正常人都应该想尽办法早点还钱。可在黎晓愉这里只有百般推脱,没有任何要还钱的迹象,这样的行为无异等同于诈骗。

黎晓愉第二宗罪:肆意骗钱只为赌瘾太大?被拆穿后还坚决不认。

俗话说,百因必有果。一个人如果因为急事不还钱,那么尚有一丝谅解的余地。可根据维权群里网友的爆料,黎晓愉欠债不还,很可能是是因为欠了巨额赌债。

如果原因真的是欠了巨额赌债,那么黎晓愉无疑是在用一个错误在为另一个错误买单,到头来只会是错上加错,难以回头。

犯错就要认错,可让人出离愤怒的是,黎晓愉现在不仅拒绝认错,还对自己做过的事情翻脸不认。

据悉,有群内网友联系黎晓愉,想把她拉入维权群进行解释,可黎晓愉的态度简直让人大跌眼镜。不仅还矢口否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还声称是别人借了她的名义去借钱,借钱的人不是她本人。

可转过头,又说自己是“名声臭了,开始转投实体”。试问,如果不是一直欠钱不还,自己的名声又怎么能臭呢?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声臭了,还不是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一系列的言论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让人匪夷所思。

糊涂犯错本不可怕。可怕的是犯了错还要撒谎成性,不停的用一个错误去掩盖另一个错误。

黎晓愉第三宗罪:参与的EDP项目涉嫌圈钱。

黎晓愉欠钱骗钱不还的罪名已经基本作实,除此之外,黎晓愉在币圈所运作的项目也有违法之嫌。

根据维权群知情人士介绍,有黎晓愉参与的EDP项目也是问题多多,网传她和她男友起盘的EDP项目足足骗了几百万人民币。项目本身的吃相也很难看,仅仅私募完第一期就直接跑路,戏都不做全套。

相比起被黎晓愉在微信上骗钱的被骗人,被黎晓愉的EDP项目欺骗的人也不在少数,而且涉及金额相当巨大。

如今在网上已经找不到太多关于这个山寨项目的介绍,但前期相关业业内人士关于这个项目的预测和前瞻仍然可以看到,这其中的评价也很能说明问题。

官网设计low逼好毫不智能,团队成员信息不全,尚未上所代币就高达10亿枚…这一系列的缺点和短板无不向广大的币圈玩家明晃晃的昭示一个信息:“我就是名副其实的山寨币,我的目标就是来圈钱”。

尽管很多受骗者向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足以证明黎晓愉骗钱圈钱的无耻行为,但世链财经本着媒体需要尊重当事人的原则,仍然在努力寻求黎晓愉方面的回复。

发稿前我们联系到了黎晓愉,遗憾的是,黎晓愉本人的态度依旧强硬,依然是拒不认账。

世链财经方面提出了诉求,要求黎晓愉给出合理解释,并且归还所有欠款,可黎晓愉表示:“你们爱追究就追究”,丝毫没有解决问题的态度。同时还表示“ 币圈新闻我也不是第一次,不在乎“,还暗戳戳diss这些都是“垃圾新闻”。

目前,“黎晓愉维权群”里的网友已经着手报警,并且准备诉诸法律途径维权,追回损失。世链财经也将会持续关注此次维权事件的后续进展。

在此,我们也想奉劝黎晓愉女士:任何人都需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希望你可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早日悔改,不要一错再错。

图文教程,手把手教你Swingby Staking质押 – AscendEX – ChainNode 链节点

图文教程,手把手教你Swingby Staking质押 – AscendEX – ChainNode 链节点

什么是Staking?

Staking翻译成中文就是“权益质押”,指的是在PoS或DPoS共识机制下,代币持有人通过向节点抵押代币从而获得项目增发代币的投资行为。在 Staking 中,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加密资产抵押锁仓赚币。

为什么要将Swingby拿去做Staking质押?

如果你的Swingby代币是准备长期持有的,但你却没有去操作质押,就等同于代币的总量在不断通胀,而你持有的币的数量却并没有增长,在收益层面算是受到一定的损失。也就是说,Staking将给你提供一个获得额外收益的机会。

其实对于很多散户并不擅长二级市场的操作,频繁操作或者追涨杀跌很容易造成损失,而看准趋势长期持有价值币或者定投价值币,是更稳妥和实用的投资策略。而这样的投资者,就会非常适合质押自己的代币去获得收益。

如何参与Swingby Staking质押

Swingby计划将于2021年上线主网,如果你想参与Swingby Staking质押,那么目前只能参与Pre-Staking 活动。整个过程需要两个工具:

1、专门用于做Staking 的 Binance DEX钱包

2、https://stake.swingby.network/(用来进行Swingby质押Staking操作)

最便捷的Staking方式:BitMax Staking

以下会列出官方质押的步骤,在此之前请先允许我打个广告。如果你是Swingby的持有者,但又不想被繁琐硬核的官方质押所困扰,那么来BitMax参与“傻瓜式”Staking是个更好的选择。

在BitMax参与Swingby的staking仅需4步:注册BitMax账号→充值Swingby代币→打开Staking页面→参与Swingby Satking。整个流程下来的体验和在支付宝里购买余额宝难度相似,真正做到省心又赚钱。

BitMax Staking支持复利模式,年化收益近65%!是参与Swingby Pre-Staking的最优方式之一!目前

点此参与SWINGBY Staking

以下是官方质押教程。

Staking 质押图文教程

1、打开:https://stake.swingby.network/,可以看到质押界面,点击Pre-Staking,可以看到目前有100+验证人。

2、在顶部红框处输入你的SWINGBY钱包地址,然后单击蓝框的按钮。

3、在左列中看到可用的令牌。点击红框按钮。

4、在红框内输入你要Stake的代币数量,这时你可以看到预计每月可额外获得的代币数量,以及需要支付的gas fee。点击确认地址。

5、向你的钱包地址充值代币,数量与上一步骤输入的数量一直。如,在上图中输入了2333,那么接下来我需要往该地址上转入2333枚Swingby。如果钱包中本身就有相应数量代币,则无需额外转入代币。

6、保存确认屏幕,以用于以后的步骤。

7、等待一段时间,该界面跳出后就说明Staking成功

8、Staking成功后,请勿从该地址再次发送任何SWINGBY令牌!如果这样做,它将取消该周的放样时间。您将需要重新下注,奖励将从新的下注时间开始计算。

比特币测试高点,继续多头往上,行情还能持续多久? – 行情分析 – ChainNode 链节点

比特币测试高点,继续多头往上,行情还能持续多久? – 行情分析 – ChainNode 链节点

随着“抢购高潮”的结束,比特币开启“窄幅震荡”的走势,等待均线的回归。目前MA7已经运行到上方,昨日也回踩了一下,再次测试底部的需求。

从测试的结果看,并未创出新低,价格在今日再次反弹。正如,前几日所讲的,庄家在8450—9150构成一个震荡区间,何时有效突破或者跌破“冰线”,趋势行情才会再度开启。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庄家基本的行动轨迹,并简单预测一下后续的走势。区间的话,早在“疯狂抛售”当日的文章中指出,大家可以前去翻看。比特币横盘震荡,等待均线回归,观察二次测试

从小时线,我看可以看到比特币构成了一个三角形,价格目前位于三角形的上沿,但受到垂直供应柱处的压力,迟迟没有突破高点。

如果可以回踩,趋势线的下沿,是个不错的买入机会,回踩的位置,可能会在斐波那契线23.6%的位置,也就是8750美金附近。当然,也存在另一种可能,价格直接突破9100美金,向前高冲击,那么大家可以小仓位追涨,博一波反弹,这就是考验盘中操作的能力了。

从4小时线来看,均线在今日出现粘合,价格站上均线系统,多军的完美走势,但是由于价格距离较近,如果上方的压力过大,就需要观察回踩均线后的走势。

近期一直在强调均线回归,一小时的均线与四小时的均线,目前都已经回归,方向的话也会面临新的抉择。从目前的走势看,都是多头往上的,因此,这种行情下,做空一定要短空。

从指标来看,MACD二次死叉后,即将形成三次死叉的情况,价格迟迟不能创出反弹新高,市场做多的动能在衰竭;KDJ也到了高位,有回调的需求,在往上就会形成背离。因此,方向依旧往上,但短期确实存在回调需求。

从日线来看,依旧是明显的多头趋势,目前来看,危险性并不大,关键看能否形成突破,如果能突破,可能会测试前方高点的供应;如果回调依旧可以购入筹码,做短线。

比特币距离减半还有一周的时间,这一周的时间内,从均线角度看,市场依旧会维持强势,至于说横盘震荡还是突破后上涨,真的难以判断。

最安全的操作策略依旧是在回调阶段购入,关键看今晚测试高点的结果,如果不能有效突破,可能又会回踩均线。只要不破位,市场暂时是安全的。做空的话一定是短空,暂时还没有趋势空的机会。有投资的问题,可以关注公众号:币圈大魔王。

比特傻观点:距离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比特傻观点:距离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北京和上海的距离,只是4个小时的高铁。过去很多人心里揣满了别离和哀愁,都是交通不便导致的。新时代的有志青年,应该把神州大地作为自己发展事业的棋盘。自己做下棋的人,家乡和异乡的惆怅离我们远去,城市只是我们购买的一种产品和服务。但这个时代仍有别离哀愁的人,是分外可爱的。

熊猫人行情:区块链适合哪些领域? – 行情分析 – ChainNode 链节点

熊猫人行情:区块链适合哪些领域? – 行情分析 – ChainNode 链节点

大家好!这里是熊猫人~

我们知道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价值传输体系

具有信息公开透明、不可篡改

全球联通且交易成本低等特点

那么这些特点可以应用于哪些领域呢?

目前,区块链的应用领域广泛

其适合运用于暂时无信任中心

解决信任的成本非常高

跨中心间价值传输等领域

档案管理、专利保护等社会管理领域,物品溯源、防伪等物联网领域,在区块链技术环境下,每一次版权交易都会产生不可逆的交易记录,这也就意味着,包括一个创意、故事、剧本或角色。一旦记录在区块链上,即使所有权发生交换、转移、出售等,该资产都将一直被追踪,从而解决版权问题。

慈善捐款等公益领域均运用了区块链上信息公开透明且不可篡改的特点;币安慈善还与Bounce以及麦子钱包合作,首次发起了基于币安智能链的“记住公益”志愿者NFT激励计划。通过区块链公开性、透明性的特性,进而记录独一无二的志愿行为。

交易清算结算、私募等金融服务领域运用了区块链低交易成本的特点;

社交、通讯领域,共享租赁等共享经济领域运用了区块链全球联通的特点。区块链技术在社交领域的应用目的,就是为了让社交网络的控制权从中心化的公司转向个人,实现中心化向去中心化的改变,让数据的控制权就牢牢掌握在用户自己手里。